一条冻死在家里的鱼

微博@冻鱼已阵亡
汤:luciaicefish
Ins: lucia_icefish

 

【原创】【王牌特工/EHE】Kiss And Hug/吻与拥抱

好好好好好好好!!!!!终于有文了!!!叼住!!!!!^qqqqqqq^*

耶路撒冷老农民:

阅读注意:


下午去看了电影晚上就写同人。


我这掉坑速度有点吊。


年下攻深得我心,但其实互攻也挺好的【。


糖即是正义。


 @一条冻死在家里的鱼 小伙伴!


------------------------------------------------------




脸上的血还是热的,Harry站在一地狼藉里环顾着四周,冰冷的气息将整个教堂笼罩,莫名其妙地他突然觉得这种味道好极了,就像是早已准备好接收这奇异的味道似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淌下来的血——还是温热的。




西装已经有些破碎了,穿在Harry的身上还是显得笔挺依然,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白灰,却没有办法不去在意一点细微的破碎开口,这简直就是煎熬。他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大开杀戒,因为那该死的的SIM卡还有那个该死的阴谋论商人,但可怕的并不是杀人,而是杀完人以后他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恐惧和愧疚,见惯了生死却没有办法预知自己的死亡,感觉真是棒极了。




“砰——!”




你在看着吧,臭小子。




血从喉咙里翻涌上来,Harry甚至能想到那个金发小子惊恐和抓狂的表情,他知道那孩子多想得到他的称赞,而Harry却怎么也说不出口。Harry不想满足Eggsy,他自私的把那个皱着眉头的少年归为己有,送他走上王牌特工的路,重蹈他的覆辙,和他不一样却结局一样的死。身体在变得越发的冰冷,能思考的大脑也逐渐停止了转动,他听见Valentine的脚步越来越远,Gazelle金属的假肢踩在地上的声音越来越遥远,Harry突然发现自己除了Eggsy以外没有人会缅怀他。




#




“NO! NO! NO! Harry不会死的!”




电脑里的画面真实而又冰冷,Eggsy瘫倒在Harry仍然遗留着体温的沙发软椅上,他觉得眼前的东西只是一个游戏画面,还有个复活键等着他按,“Eggsy,冷静。”他听见有人这么对他喊着,是Harry的声音,遥远的可怕。




Eggsy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Harry的时候,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警察局门前,眯着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说哪里漂亮Eggsy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如果让他形容Harry像什么动物,那必然是漂亮优雅的猫。他从未见过如此绅士的男人,他知道酒吧里看似绅士但只会把女孩子骗上床的男人们和眼前的男人绝非同一种人。




亦父亦友的关系让Eggsy害怕失去Harry,他对父亲的面容知之甚少,母亲在父亲死去以后也变成了堕落的女性,即使她还是爱着父亲,但是对于Eggsy来说父亲就是类似Harry一样的人。逆着阳光的男人身着笔挺的西服,修长的大腿和完美的身材,Eggsy觉得自己心脏跳得有点快。




特工训练压得Eggsy喘不过来气,Harry偶尔会使用些小特权把他从魔鬼基地和秃头佬身边带走,吃个午饭或者喝杯啤酒。但也仅仅如此,他们的谈话每次都简短至极,Eggsy不晓得Harry倒是有没有在笑,虽然他的嘴角一直保持着漂亮的弧度。“Harry,你有喜欢的人吗?”坐在公园长椅上吃着自己平时最喜欢吃的披萨,身着休闲服的Eggsy坐在身着西服的Harry旁边,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比如妻子啊,伴侣啊。”Harry看着手里的一本书,Eggsy知道肯定是百年孤独,“我知道你喜欢比较丰满的女人。”看书的男人偏过头看着吃的正香的Eggsy,“我可能会喜欢比较开朗的类型。”




接下来Harry很自然地伸出手,只能用漂亮来形容的手用大拇指擦掉了Eggsy嘴角的番茄酱,又很自然地把大拇指伸进自己的嘴里舔掉了番茄酱。Eggsy当机了,本来脑容量就没多大的青年看着优雅的绅士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压根反应不过来,Harry自然地翻着书,当然也很自然地无视掉了身边红着脸狂塞披萨的青年人。




Harry觉得好极了。




“下午好,Eggsy。”Harry穿着居家服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里看电视,面前的茶几上还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Eggsy浑身上下滴答着水,活像只淋了水的牛梗犬,“呃……Harry你有毛巾吗,我跑着来的。”他不太好意思把浑身脏兮兮的水落到看起来就很舒服的地毯上,“直走第二个门,自便。”还是很简短,Eggsy有点不耐烦地呲了呲牙,小心翼翼的脱了带翅膀的板鞋和滴着污水的袜子,踮着脚走到了卫生间,所幸正如Harry所说,两叠白色的毛巾在浴室的台子上放着,还有两个牙刷和牙刷缸。




带着莫名其妙地心情Eggsy先是洗了个澡,然后围着浴巾打算喊Harry借套衣服。“Harry,你有没有多余的衣服?”他出声喊道,正擦着头转身打算出浴室,却看见Harry拿着衣服就站在门口,没声没息地仿佛一只猫,“Ouch!Harry你吓死我了!”Eggsy捂着档一脸惊恐地看着Harry,“我又不会杀了你。”还是没有多余的话,Eggsy本来以为Harry会赞扬一下他身材保持的不错,“你——有伴侣了?”他从未听过Harry提起过关于他自己的事情,更多的都是一句或者两句的建议或者批评。




男人把衣服递给Eggsy,看着青年要换衣服了却没有任何要回避的表示,“我要换衣服了,”Eggsy咧了坏笑,“难道你想看看我的——”Harry抬头盯着Eggsy,“是又怎么样。”上了年纪的男人依旧保养得很好,他歪着头看向Eggsy,那个瞬间青年觉得自己的大脑被这男人夺去了所有的心神。最后还是Harry看着Eggsy换了衣服,大概是紧张,系扣子的时候Eggsy手抖地系错了好几次扣子,忍无可忍的老绅士只好伸出援手帮忙系扣子。




不大的浴室里面Eggsy甚至能够闻见Harry身上淡淡的体香,不是人造香水的味道,是真正能让他安心下来的气味。微凉的指尖有意无意的碰到Eggsy的腹部,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仍旧像是点燃火苗的契机,Eggsy面前的男人没有露出平常一本正经的笑容,棕栗色的睫毛看的他心里麻酥酥的痒,“……Harry?”他唤他,男人微微抬了眼看着对面比自己矮了一些的男孩儿,随后一个带着雨水和年轻味道的吻堵住了Harry的嘴唇,只是轻轻地将吻烙印在他的唇上,青年没有任何的后续,就像是一个印刻霸道的让Harry断了自己的后路。




发现宝藏的Eggsy发现身手不凡的老绅士红了脸,他隐藏的很好,甚至根本看不出来一点点的不自然。但是Eggsy发现了,他有些难以置信地伸出手搂住Harry的腰,没有情欲没有欲望,只是一个拥抱外加一个吻,Harry感受到那个像只金毛大型犬似的青年把头搁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开始窘迫,身经百战的老特工居然被一个大男孩儿困住了手脚。




Harry在害怕,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接受这个拥抱。他自私地想把Eggsy困在他制造的世界里,Eggsy却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一直出现在他的世界里。“Harry,你多卑鄙。”他在心底骂着自己,安慰性的拍了拍Eggsy的后背,不着痕迹地推开了青年,把他推得很远很远。“抱歉!……呃……我……”Harry带着笑看着眼前手忙脚乱想要解释这一切的青年,“不用解释,你想说的我都知道。顺便,我没有伴侣。那只是给客人准备的,比如你。”Harry转身离开了浴室,Eggsy红着脸挠着头发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神秘莫测的老男人像是潭沉了许久的水,淬了毒似的让Eggsy沉迷。




梦总会有醒来的时候,Eggsy带上眼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Harry,冷静沉着又有些寡言的老男人。




Eggsy多恐惧失去Harry,他趴在病床上看着浑身插着管子活像个修复中的电脑主板的Harry,JB趴在床上不安地看着Eggsy,狗通人性,更何况本就是人的Eggsy的内心早已慌乱不堪,他握着Harry只带着些许体温的手,脸埋得很深,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病床上的男人在什么时候住进了Eggsy早就被生活挖空的心里。




“I see a young man with potential.”




你不仅仅看见了这些吧,Harry,你把所有都看见了,只是不说,什么都不说,然后带进地狱。Eggsy系紧领带,歪着头看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一本正经的笑容,刀枪不入地带着丝丝的寒冷。“I rather stay with Harry.”Eggsy眯着眼睛,他努力地不让泪水从眼眶里溢出来,那样Harry会狠狠地骂他,一点情面都没有却温暖的让人怀念。




拯救世界却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之后,Eggsy接替了Harry在王牌特工里的位置,住进了曾经Harry让他用浴室的那个房子。所有的东西Eggsy都没有动,衣服,武器还有那两个牙刷缸。出任务让他习惯了被死亡环绕的感觉,也体验过了无数次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经历,但只要回到这里他就能安下心,安安静静地当他的普通人。自己的妹妹和妈妈也过得很好,Eggsy满足于这样的生活,除了每年不定期的给Harry的墓碑放一束白花。




过了许久的单身生活的Eggsy终于从任务里闲了下来,刚从总部回来的时候瘫倒在沙发里,电视关着,旁边摆着Harry的一张大头像,Eggsy笑了笑却听见门铃响了起来。“MOM?”Eggsy以为是妈妈来帮他打扫卫生了,踩着拖鞋还穿着染血西装匆匆忙忙地跑去开门,“你怎么又忘带钥匙——了——”抬起头,还没有说完的话被站在门口的人吓得咽了回去,大白天活见鬼的Eggsy先生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带着体温和呼吸的Harry,什么都没说拉过许久不见的男人的腰紧紧地搂在怀里,早已身经百战的现任特工先生抱着前任王牌特工,失而复得的宝物不能再溜走了。




这一次,愿得你心,白首不离。




“Good job.”




这一次,不再是安慰性的抚摸,而是实实在在的拥抱——和一个实实在在的吻。



  30 1
评论(1)
热度(30)
  1. 一条冻死在家里的鱼Jerusalem_Old_Man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好好好好好!!!!!终于有文了!!!叼住!!!!!^qqqqqqq^*

© 一条冻死在家里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